新闻资讯
公司动态
行业要闻
钢厂动态
综合资讯
政策相关
 
 
 
行业要闻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中心 > 行业要闻
 
钢铁卖出了白菜价 工业增速回落就业怎么办
作者:管理员 来源: 时间:2012-7-27 查看:3610

   钢铁卖出了白菜价。近一段时间,国内钢铁价格出现大幅下降。在一些市场上,成品钢材(3703,4.00,0.11%)的价格下跌幅度超过一半,钢制品每吨的价格从原来的六千多元,下跌到了三千多,折合每斤的价格还不到两块,甚至比一斤白菜的价格还要低。作为工业生产最重要的原材料之一,钢铁价格为什么出现大幅跳水?基础原材料价格持续下降,是否预示着我们的经济增速面临着更大的下行压力呢?央视财经频道主持人沈竹和著名财经评论员马光远(微博)、刘戈共同评论。

  钢价连续跳水卖出白菜价,原材料价格下降,工业运行增速趋缓,经济是否面临进一步下行压力?

  从6月份开始,国内的钢材经销商的日子越来越不好过了。

  王丽华(合肥钢材经销商):最常用的螺纹、线材(3725,20.00,0.54%),用量总最大。以前都是(每吨)六千多,现在都(每吨)四千多、三千多。

  如果按斤计算,这两种板材大概每斤在1.8元到1.9元,而当天大白菜售价每斤是1.98元左右,钢材竟然比白菜还要便宜。7月18日,国内钢材综合交易价格跌每吨4068元。这一价格也跌破2010年7月15日的低点,创下两年半来的新低。

  刘秋平(西本新干线首席分析师):宝钢价格七八月份是连续下调,像鞍钢、武钢、首钢的价格也是跟随下跌,主要品种价格都下跌了100到300(元)不等。另外我们看到建材类钢厂,像沙钢日照的价格也是持续的下调。

  尽管价格一路下跌,但让人难以理解的是,钢铁的产量却仍在持续增加。根据中国钢铁协会的统计,7月上旬重点钢铁企业共生产粗钢1657.44万吨,比上一旬增产0.72万吨;生产生铁1624.77万吨、环比增长2.11%。

  刘秋平:钢厂目前更加多的是采取减价不减量,让利不让市这样的一个做法,它更加多的是以价格下跌的方式来保住它的市场份额。

  徐先生(钢材贸易商):现在包括很多民营企业,都在银行里面有很多贷款,他们根本就不能停,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谁只要停下来,谁就可能没有机会再重新活过来啦。因为为什么?他有很多债权人、很多债主,只要一看到你这个厂在运转,那些债主可能心里还稍微安稳一些,你只要一停可能你所有的资产都被人家分光了。

  钢价接连跳水,产量和库存却不降反升,钢铁行业究竟出了什么问题?在25号国务院新闻办的发布会上,工业和信息化部总工程师、新闻发言人朱宏任作出了解答。

  朱宏任(工业和信息化部总工程师新闻发言人):钢铁企业当前遇到的问题实际上是,它是一个结构性的问题和市场需求的问题叠加在一起所展现的,当前出现了企业利润大幅度下滑、一度还出现了行业亏损这样的严峻局面。要走出这样的困境,大家要统一认识、把控制产量、淘汰落后,特别是推动企业在当前的情况下把着眼点放在市场急需的钢材品种上。

  刘戈:钢材卖出白菜价是结构性的问题

  (《央视财经评论》评论员)

  现在有两个原因凑在一起,一个是供需的问题,一个是结构的问题。从供需角度来讲,现在总得来说需求量在下降,包括房地产的需求量,包括基础建设的需求量都在下降,但是产量一直没降下来。比如去年的产能在前年的基础上新增加了8000多万,然后淘汰了3000多万吨,又增加了5000多万吨。从产量上来讲,今年7月份的上旬比6月下旬又增加,无论是钢材和生铁都在增加。一方面需求在下降,然后生产一直不停,因为它没法停下来,很多生产钢材的企业一旦停下来,除了债主的原因以外,同时还有其它的原因,技术上的原因,比如高炉起一次,停一次,会有一个巨大的损失。另外,如果它不停,生产出来的钢铁放在那,可能半年、一年的时间价格就又回升了。因为钢铁、钢材在生产出来以后,只要它的现金流不断,它能够支撑,那它就可以继续生产,生产完放到这个地方,按照我们以往的经验,很快价格就升起来了,有这样一个预期,所以它不会停。

  现在卖到白菜价的那个钢是什么呢?就是螺纹钢和线材,也就是盖楼房所需要用的这样一些钢材,它的技术含量是最低的,很多小的企业都可以生产,而且一旦市场有了需求,很多项目马上就能上马,所以这样的一些产能非常容易过剩;反之,有一些高精尖的钢材,在刚刚公布的20多家钢铁企业的一个中报的预告里面,大概只有三家企业预告利润是增长,这三家企业全部是特种钢材和高端钢材的生产企业。现在普通的像鞍钢这样的生产大路型钢材的这样一些企业,基本上现在在预亏,而像宝钢和其它的一些特种钢材企业,利润仍然在增长,这就是结构性的问题。

  马光远:产品本身就是白菜 不可能卖出一个好价钱

  (《央视财经评论》评论员)

  这是多年以来的钢铁行业的一个老毛病,一方面,我们不断地在增加产能;一方面利润在下降。除了个别的一些年份,在整体投资加速,包括房地产行业,包括整个与钢材有关的行业在非常景气的情况下,总体利润还算不错。我们今年来看,上半年完成的利润就是500多个亿,按照它目前的整个产能来看,一吨钢材的利润只有几十块钱,这是非常非常可怜。为什么赚不了钱?我们现在所做的钢材真的是钢材里面的白菜,也就是说,现在从我们的钢材的产品去讲,我们大量生产的是粗钢,利润非常低,如果需求比较旺盛,当然是可以的。

  这么多年以来,现在的钢材行业的情况是什么?一方面,我们不断地在压,淘汰落后产能,但事实上越压越多,最终的产能不断在上升,到今年年底,我们可能能完成9亿吨的钢,这9亿吨的钢,现在从绝对的过剩去讲的话,最起码有2亿吨是过剩的。也就是说不管别的行业,造船业,家电业,房地产业等等不管有多好,这2亿吨钢卖不出去,所以最大的问题首先就是,你做的产品本身就是白菜,你不可能期待它卖出一个好价钱。

  马光远:有些下滑是必要的 是结构调整必须付出的一个代价

  (《央视财经评论》评论员)

  从目前的整个数据来看,因为后几个月都是低于两位数的增长,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低于两位数的增长,在这么多年以来是比较少见的。09年的时候我们碰到过,但那是一个非常特殊的情况,除了09年这个阶段以外,我们的工业增加值一般在13%到16%之间,这是比较正常的。也就是说,在13%到16%之间,我们处于一个比较景气的阶段。掉到两位数以下,就意味着我们工业的整体状况是一个萎缩的状况。这说明什么呢?我们的工业全体都面临着一个调结构的问题,也就是说,一方面是整个的这种产能在萎缩,同时利润也在下滑。

  走出下滑的关键是什么呢?我想我们可能会回到两位数,但是如果说回到以前的16%左右,这种可能性比较低。未来整个的工业全局要接受一个什么状况呢?就是增速可能就是保持在10%左右,但是你的利润要提上去,你要求的是一个质,不是一个速度,所以未来对于我们工业的全局来讲,调结构的任务非常重。只有通过调结构,才能够弥补速度下滑对整个行业带来的伤害。

  整体来讲,比如上半年的时候,有20多个省份已经公布了上半年的GDP的增长数字,你会发现,东西之间现在有一个明显的分界线,东部有一些省份降的比较厉害,比如说广东七点几,浙江也是七点几。北京最低,排名倒数第一,江苏9.9。但是一般西部的增长都在10%以上。现在我们对这个速度究竟怎么样解读?是由于整体经济下滑导致出现了东部的一个增速的明显的下滑呢,还是说东部在调结构?如果我们仅仅去看数字,你发现东部可能出了大问题,是不是西部在往上走?事实上,从结构本身去看,那么并不是我们看到的,仅仅是数字本身下滑带来的直观感觉。就有些行业来讲,比如工业经过前几年的快速增长以后,大面积都出现了产能过剩问题。比如家电行业一季度出现全行业的亏损,这是近几年没有过的;再比如说造船行业,定单同比出现了50%多的下滑,跟2007年的高峰期进行比较,定单下滑了90%,所以包括国有大型的造船业都出现了很大的问题。再比如说汽车行业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以后,整个经济一旦不景气,也出现了很大的问题。所以东部有些行业属于产能过剩,需要进行结构调整。从大的宏观数据GDP去看,这种数据已经体现出来,所以我觉得,我们不要单纯的去看数据本身下滑是好是坏,有些下滑是必要的,因为我们结构调整本身带动产业整体数据的下滑,这是我们必须付出的一个代价。

  刘戈:由于产业的转移 中部和西部的情况不错

  (《央视财经评论》特约评论员)

  钢铁业是一个相对最极端的案例,从这个行业来说,它和基本建设之间的关系和房地产之间的关系过于密切,所以现在在这个行业表现最为明显。其实在其它一些行业,比如工程机械行业影响也比较大,还有一些主要靠造船,还有靠接外国定单的这样一些产品的影响都比较大,另外从地域上来说,东部沿海地区这样的一些企业受的影响和感受比较深,反倒是中部和西部,现在它的生产由于东部的生产制造业向西部转移。现在无论是从数字上来看,从就业的情况来看,或者从街头的热闹的程度来看都不错,所以不是所有的这样的一些企业和行业都受到了影响。

  屈宏斌(微博):要在民间投资松绑方面 有更多的实质性的措施

  (汇丰银行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 《央视财经评论》特约评论员)

  政策层面表示要适度加大政策微调的力度,从而达到稳增长,保就业的政策效果,那么我们期待,在货币政策方面,在财政政策方面,以及对民间投资松绑方面,都会有更多的实质性的措施,那么在这种情况下,我想工业下半年的运行可能出现一种趋稳的迹象。   

  经济增速放缓,企业努力前行,就业形势如何看?

  朱智容(本台记者):这里是宁波江北的一个工业开发区,大家可以看到我身后是一座座的厂房,每间工厂里都有非常多的工人,正是因为看好这片市场,很多小商家都选择在这条马路的对面开店,可是最近,这些小老板的生意似乎有些不太景气。

  某饭馆员工:原来挺多,上几年人多得不得了。

  宁波,作为我国的纺织之都,这里的纺织企业大多以外贸加工为主,每年的产值可达千亿元,但现在这里却显得有些冷清。

  宁波斯贝琦服饰公司工人:以前有加班,现在没有加班。

  记者:该放假的就放假了?

  宁波斯贝琦服饰公司工人:对,现在活儿少,我回家过了10来天才回来。

  孙长浩(宁波斯贝琦服饰公司总经理):本来外加工很多的,现在外加工不加工了。(欧债危机)影响很大的。

  遭遇困境的不仅是传统劳动密集型企业,定单的缩减让从事新能源的企业也步履维艰,在江苏常熟的一个小镇上,一家曾是世界上最大的光伏硅片生产商,由于定单数量锐减,销量不畅,企业已经裁员一万人。

  王女士(某企业员工):现在已经看不见他们有什么工人来上班,每个车间之间的那个通道上,都堆着很多的产品。

  东部沿海企业经营困难的现状,无疑让人担心当前的就业形势。今天,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公布上半年就业数据,也许能让人少一些担心。根据人保部的统计,尽管东部地区经济增速下降,但中西部地区增速大多仍保持在两位数以上,1-6月,城镇新增就业人数与去年同期相比,中部增加9%,西部增加14%,中西部地区成为拉动新增就业增长的主力。

  尹成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发言人):小型、微型企业遇到困难的时候,可能会采取临时性减员的办法来渡过困难。从目前掌握的情况上来看,还是在正常的范围内。

  刘戈:目前很多企业在结构转型

  (《央视财经评论》评论员)

  我们现在把这些农民工离开原来的东部沿海地区叫失业,还是叫转岗?这里面有一个疑惑,因为有一些不是因为他在这块找不到工作了,他实际上是到其它的岗位又找到了新的工作。前一段时间,阿迪达斯200人的一个工厂关门了,大家炒的非常厉害,说搬到缅甸去了,阿迪达斯自己解释说,什么也不是,因为我们不采取自己自营工厂的这种方式了,我们以后只采取定单的方式,在中国依然有300多个工厂,但是这300多个工厂有很多已经在中西部了。现在,你会看很多的企业关闭了,但是工人的工资没有下降。在很多地方,很多岗位仍然招不到人,而且现在西部地区,我今天下午打电话问了一些城市,也没有出现明显的大规模的,像08年冬天和09年春天的时候大规模的回乡状态。在一定程度上来说,虽然是很多企业干不下去了,关门了,但是一方面在结构转型,可能阿迪达斯的工厂里头的工人现在没有了工作,但是旁边在苏州工业园里面的纳米工业园区里头又出现了新的工作。

  马光远:结构调整是否成功 人力资本的转型最关键

  (《央视财经评论》评论员)

  我们担心的是,如果下半年整个下滑的态势持续,一些企业继续关门的话,那么可能会影响到未来的一个就业的问题,而且这种就业本身如果是你今天在做鞋子,做帽子,明天你去参加纳米技术的话,那当然很好的。但是这种转岗本身是一种理想化,我们现在希望在经济增速下滑的同时,我们能迎来一个结构的调整,这种结构调整是否成功,我认为人的因素是最关键的。也就是说你要从一个低端的产业升级成中级的产业,或者高端的产业的话,那人力资本的因素能不能跟上?我以前是个做鞋子的,你现在让我去搞计算机,我能不能达到这么一个要求?所以这一次我们整个下滑的时候,我们不断地强调结构调整,但是我觉得人力资本的因素跟不上,人的培训跟不上,整个人力资本的转型跟不上,我们还会出现一个就业的问题。

  刘戈:核心问题是要给企业减税

  (《央视财经评论》评论员)

  现在从就业的角度来说,如果要是我们的企业自己的竞争力现在不行了,它的利润持续下降,那么可能企业会倒闭,大量的员工就会失业。现在很多企业本来有一点奄奄一息,这个时候什么能救它呢?税,就是税收,现在企业仍然在利润下降很厉害的时候,那么它的税现在没有得到一个减免。这个问题现在是一个核心的问题。其实我们不一定需要又搞一个大规模的刺激计划,而是让这些企业得到休养生息的机会,能够让他把员工留住,能够让他能够进行正常的生产运营,这点是最重要的。

  马光远:现在工业面临最大问题就是产能过剩

  (《央视财经评论》评论员)

  实际上工业现在面临最大问题就是产能过剩,我把中国的产能过剩叫“巨人症”,尤其经过这么多年以后我们做大了,但做大以后我们发现有些地方要被砍掉。来源:CCTV《央视财经评论》


粤ICP备06023404号      网站首页    |    企业OA    |    企业邮箱    |    法律声明 
技术支持:35互联